老年人被骗,官司难打钱难讨

编者按:

自致诚公益老年法律事务部成立,通过接待大量老年人电话咨询和办理老年人案件,发现老年人维权具有以下特点:

  1. 老年人寻求法律帮助往往是在事发之后,具有严重的滞后性;
  2. 老年人手中缺乏证据,有些连最基本的证据都没有,不论是报警还是诉讼都很被动;
  3. 老年人不愿意和子女沟通,出事之后瞒着儿女导致维权不利;
  4. 老年人的防范意识弱,保健品、收藏品、投资理财、旅游办卡、美容养生陷阱比比皆是

2018年8月6日,北京晚报记者就“老年人被骗后,维权难“的问题,采访了致诚公益老年法律事务部的张志友律师。“做老年维权法律服务,最大的感受就是,老年人一旦被骗,钱太难追回了。”这不仅仅是文中张志友律师的感受,也是我们致诚公益老年法律事务部所有人的感受,希望这篇报道能够帮助子女更了解自己的父母,与父母多沟通,提醒老年人守护好自己的养老钱,远离骗局。

该篇文章转自北京晚报,由记者张宇编写的《老年人被骗,官司难打钱难讨》

他们渴望健康长寿,安享晚年

却追不上飞奔的社会,容易成为骗子的“猎物”

他们愿意相信他人,却不愿和儿女沟通

被骗后耿耿于怀,郁郁终老

他们寄希望于法律,期盼钱财失而复得

却不得不面对官司难打钱难要的局面

张志友是一名公益律师,做老年维权的法律服务已经三年多,“做老年维权法律服务,最大的感受就是,老年人一旦被骗,钱太难追回了。”

01 保健品养老项目理财产品 ,仨领域“骗”字高挂

记者见到张志友时,他刚接待了81岁的王大爷,“老人着急,加上天热,我花了近一个小时,才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——又是一起典型的保健品骗局。”

作为致诚公益老年法律事务部的一名律师,张志友和同事从2015年的“大仁”养老骗局开始,专门做老年维权的公益法律服务。

张志友说,保健品、养老项目和理财产品三个领域“骗”字高挂,骗子精准地抓住了老年人“身体要健康,生活有保障”的心愿,“老年人对长寿、财富有追求,太正常不过,但他们太心切,以至于丢了防骗的意识。”

就像张志友刚送走的那位王大爷,追求健康,却丢了钱财。2016年,王大爷从一本不知何处寄来的杂志上,看到一款治疗前列腺疾病的广告,两年中,通过货到付款的形式,王大爷花了4万多元买保健品,但却没有任何疗效。

“想要退款,先交8%的手续费”,“想要退款,要补办发票”,“想要退款,不如凑个整数5万”,电话那头,先是李科长,接着是黄厂长,轮番上阵,又以货到付款的形式,让王大爷买了一万多元的保健品。这些钱都是以货到付款的形式得来,属于正常的商品买卖,而王大爷又没有电话录音,很难抓住对方漏洞。

张志友问王大爷,“这件事儿女知道吗?”王大爷面露难色,“他们不知道,他们不喜欢我买保健品,我不敢和他们说。”

“不想、不敢和儿女说,这就让老人失去了一道重要防线。”张志友说,有的老人怕麻烦儿女,有的怕被儿女埋怨,而有的则不愿让儿女知道自己的财务状况,“复杂又微妙的心理。”

02  事前不愿与儿女沟通 ,被骗后固执己见不听人劝

与不愿和儿女沟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不少老人却容易轻信他人。65岁的郭大爷遭遇电信诈骗,骗子以“你手机中有黄色链接,涉嫌犯罪”为由,让郭大爷千万不要告诉别人,赶紧联系“刘警官”。

“刘警官”开门见山,让郭大爷汇200万元到公安机关的账户上,调查证明郭大爷清白之后,这笔钱原路退回。郭大爷说没这么多钱,对方话锋一转,“没钱,有房子也可以,作抵押。”

于是,在房管局,郭大爷稀里糊涂地签了字,近400万的房子只“抵押”了200万元。电话里,通过对方设置密码的提示,200万元瞬间被转到十几个账户,郭大爷一分未得。

清醒之后,郭大爷发现房子不是被抵押,而是被贱卖给了一名住在房山的人。他多次找警方立案,但都没有结果。于是,郭大爷找到了张志友。

“我让他分两条路走,刑事部分继续和警方沟通,民事部分赶紧起诉,确认房屋买卖合同无效,要回房子。”在房管局,张志友替老人申请了异议登记,“老人没有钱做财产保全,所以只能通过这一手段,提醒可能存在的善意第三人,这房子有问题。”

之后,这一案件,在房山法院河北法庭开庭。当天,当张志友奔波到河北镇时,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:郭大爷在一位朋友的建议下,要求撤回起诉。

不论是张志友苦苦劝说,还是法官的善意提醒,郭大爷仍固执己见,不仅撤了案,还撤了对张志友的委托。

数月之后,郭大爷再次找到张志友,又是后悔又是道歉。但张志友明确告知郭大爷,不再为他代理,“异议登记只有15天的有效期,对方估计早把房子转手了。

03 官司时间长 ,即便胜诉钱也难要回

在很多的案例中,即便经过漫长的诉讼,最终胜诉了,钱也要不回。

“在一开始接访的时候,我会直截了当地和老人说,做好钱要不回的心理准备。”张志友说,这不是对打官司没有信心,而是现实如此,“尤其是集资诈骗类的案件,赢了官司,却面对空空的账户,无钱可执行。”

再加上,这些案件民刑交叉,涉及人数众多,案件走完程序需要一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。

84岁的刘大爷和老伴卖掉了城里的房子,在河北燕郊入住了一家养老院。养老院的邻居向刘大爷推荐了一个投资文化园的理财项目,年利率15%。刘大爷第一年投了10万元,一年到期后本金全部返回,还赚了1.5万元的利息,这让刘大爷放松了警惕,第二年又分两次投资51万元。结果,51万元打了水漂。

刘大爷向法院提起了诉讼,但在审理时,被告公司却未到庭,法庭缺席审理后,判决被告公司返还本金并支付利息。

官司是赢了,但当刘大爷申请强制执行时,法官告诉刘大爷,该案涉嫌非法集资,已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。

刘大爷赶紧向公安机关报案,但据办案警官介绍,该公司账户内没有任何资金。

“做了这三年多的老年维权服务,最大的感受就是,钱太难追回了。”张志友感慨,“这样让我们感觉到,事前的预防太重要了。”

但是,在防骗的宣传上,张志友也感触颇深,“我们进社区做义务宣传,但很多老人的积极性不高,我们就买点小礼品,吸引老人过来听课。他们可能意识不到,骗子天天盯着他们的钱袋子,他们是‘高危’人群。”

04,压力大难释怀,追讨钱款成“精神支柱”

与事前的疏忽轻视相比,很多老年人在被骗之后,对维权有了执念。“有时候,维权成了老人被骗后生活的唯一内容。”张志友说,“追讨钱款成了支撑他们活下去的‘精神支柱’。”

张志友谈到了李大爷的遭遇,本报也曾以《连环合同套走79岁老人55万》为题做过报道。

李大爷教了一辈子书,直到73岁返聘结束,才真正享受晚年生活。但是,2015年,在超市门口接过一个业务员的理财传单后,不到一年时间,老人先后三次陷入集资骗局,辛苦一辈子攒下的钱血本无归。为了能让警方立案,李大爷每天从丰台的云岗坐公交车去朝阳公安的经侦大队。随着发案人数越来越多,案子终于刑事立案,李大爷又隔三差五地找警方询问案件进度。

“大冬天的,李大爷和其他受害者坐公交车去昌平,去找一名嫌疑人的别墅,自带干粮和白开水,在那一站就是一整天。”张志友说,帮助维权的律师也成了老人的倾诉对象,老人会跟他们说说自己最近的生活,问问案子的最新进展。

“合法维权无可厚非,在晚年的时候,一下子被骗光了养老钱,谁也接受不了,精神压力可想而知。”张志友说,为了减轻老人的辛苦,在一些查询资料、取交材料等不需要老人亲自到场的情况下,律师都会亲自去跑。

维权律师提醒老人,防患于未然,把钱攥在自己手里,这比被骗后维权好得多。